70年7代人的睡眠烦恼|2019睡眠报告

肖明超/2019-03-22 10:36:34
3月18日,“2019喜临门中国睡眠指数报告”在深圳发布,作为持续观察中国人睡眠变迁的风向标,今年是这个指数的第7年,作为一家以“致力于人类健康睡眠”为使命的企业,喜临门希望通过睡眠指数,向社会持续普及和提高人们对睡眠重要性的认识,促进睡眠科学的融合和发展,提升公众健康睡眠意识和水平。与很多企业发布的各种主题的白皮书和报告所不同的是,这个睡眠指数不仅仅是为整个床垫行业带来了一种引领性价值,展示了喜临门作为...

3月18日,“2019喜临门中国睡眠指数报告”在深圳发布,作为持续观察中国人睡眠变迁的风向标,今年是这个指数的第7年,作为一家以“致力于人类健康睡眠”为使命的企业,喜临门希望通过睡眠指数,向社会持续普及和提高人们对睡眠重要性的认识,促进睡眠科学的融合和发展,提升公众健康睡眠意识和水平。

与很多企业发布的各种主题的白皮书和报告所不同的是,这个睡眠指数不仅仅是为整个床垫行业带来了一种引领性价值,展示了喜临门作为行业领军品牌的社会责任,更重要的是这个指数的成果和每一个人都有关,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指数的结果,来对位自己的“睡眠状况”,从而达到倡议大家应该“好好睡觉”的目的,也正因此,每年的睡眠指数都会成为3月21日国际睡眠日前后的热议话题。

2018年,睡眠指数关注了集体成年的“90后”,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90后睡眠报告”一度登上了百度热搜,而之所以成为热点,除掉睡眠之外,90后这个群体的生活方式也是大家关心的议题。这也让这个指数带来了另外一重要意义,不仅可以观察国人的睡眠健康,同时,还可以折射出中国社会经济和生活方式的变化。

2019年,适逢建国70周年,为了全面的盘点70年来的睡眠变迁,今年的指数主题聚焦在了“70年,7代人”,全面解析了70周年以来的睡眠变迁,调查了13个城市建国以后出生的7代人的典型样本的睡眠状况,透过睡眠指数,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所经历的时代,以及他们的作息,他们睡眠的形态,这些结果,不仅可以让每一代人都可以找到在睡眠坐标中的自己,同时,也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个更为庞大的“睡眠经济”大潮正在袭来。

那么,这7代人,究竟睡得怎么样?7代人的睡眠背后,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影响因素?

70年7代人睡眠变迁:睡的“环境”越来越好但睡眠质量却并不乐观

建国70年以来,在一代又一代追梦人的努力下,中国人民以自己的勤劳、坚韧、智慧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令人赞叹的“中国奇迹”,时至2018年,我国GDP突破9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社会经济和国人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70年以来,从住土坯房、草屋、瓦房到筒子楼,从单元楼、单位福利房到商品房,从洋房、多层、高层到别墅等等,国人赖以生存的居住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伴随人们睡眠必不可少的床垫,也一样发生了变化。从睡炕、棕绷子、木板等硬床,辅以稻草、棉花等初级“床垫”,再到睡席梦思弹簧床垫和乳胶床垫,站在建国70年的当口,国人睡眠的“硬件环境”可以说变得越来越好,人们从“居者有其床”能“睡的下”的阶段,发展到现在“居者优其床垫”并希望“睡的好”的阶段。但是,我们真的睡得好吗?

2019喜临门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显示,六成的中国人都睡的不好,按照睡眠指数所构建的“睡眠地带”分区体系,1/3的人睡在了“苦涩区”,1/5的睡在了“烦躁区”和“不眠区”,只有少数人(13.5%)睡在“甜美区”。

这个结论在阐明一个事实:70年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国人在不断的与时间赛跑,代际人群的“社会时差”成为了工业和信息社会的一个重要命题。大家已经不再遵循过去农耕社会“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规律,时间的利用场景和边界都已经被瓦解,不同年代的人群,甚至不同职业的人群,都在重组自己的时间,从而改变了传统的睡眠模式。

如指数结果所述,有91.2%的国人工作日睡眠时长不到8小时,“50后最快入睡,60后最爱午休,70后最爱睡前看书,80后失眠最严重,90后睡的最晚,00后赖床最久,05和10后睡得最长。”每代人都有自己的睡眠故事。而再从细分的一些人群数据来看,如果是创业的80后90后,平均5:43就早早起床,有孩子的妈妈,则通常在24点后才入睡……不同的人群的“社会时差”,不同代际人群的生活方式,正在打破人类昼夜节律,形成自己新的“睡眠节律”。

2017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被授予了三位美国遗传学家美国遗传学家杰弗里•霍尔(JeffreyC. Hall)、迈克尔•罗斯巴什(MichaelRosbash),以及迈克尔•杨(MichaelW. Young),以表彰他们在“生物昼夜节律的分子机制”领域做出的贡献。

而在更多国人与时间赛跑的背后,展现的却是一代又一代人奋斗和追求美好生活的身影。尤其越是处于担负着更多现实压力以及处于职业上升期的年轻群体,愈加无法自主的掌控自己的睡眠时间。例如,建国后出生的第一代人即50后群体,他们的作息就很规律,属于睡得少却睡得好,而60后由于还有一些人依然在工作,睡眠质量就稍逊于50后,而处于社会主力群体的70后、80后、90后三代人,睡眠质量却较差,数据显示,41.4%的70后睡在“焦躁区”,35.0%的80后睡在苦涩区且最容易失眠,90后则是睡得最晚的群体。“一边要加班,一边要睡眠”,“一边要可乐,一边要枸杞”,我们处在了一个“既要甲,又要乙”的矛盾的“纠结”的时代,而希望“两全其美”的结果,就是让我们越来越焦虑,而再次陷入到新的“睡眠困境”。

当更多的社会主力人群,都在面对若干的工作和生活问题的“冲突”和“矛盾”的时候,失眠问题也逐渐蔓延开来。调查显示,21.5%的国人经常失眠,而80后成为失眠最严重的群体,同样,在00后中,失眠的比例也不低。而如果细细分析失眠的原因。“情绪”则成为了首要因素,越是年轻人,自我管理和疏导情绪的能力越弱,这种无形的压力,也让失眠成为了今天中国年轻人睡眠的头号障碍,于是,很多助眠产品趁虚而入,从助眠枕头、助眠喷雾到褪黑素等等,一度成为年轻人追捧的“网红助眠神器”,至于这些“神器”是否真的有用,或许安慰的价值大于产品本身的功效。

因此,从70年7代人的睡眠变迁和睡眠形态,可以看到,“快节奏”“强压力”下的国人睡眠,让不同的国人呈现出不同的睡眠状态,睡眠环境在升级,睡眠质量却在分化。

70年7代人:一样的睡觉,不一样的形态

如果我们来让每个人都谈自己的睡眠状况,每个人或许都有与别人不同的睡眠故事。《三联生活周刊》在2018年8月,结合2018喜临门睡眠指数报告,发布了一期名为《拯救睡眠》的专题,专题文章指出,我们随着GDP增长和城市化,正进入睡眠最坏的时代,也就是说,社会经济大环境和时代的发展也影响了一代人的睡眠,而一代又一代人根据自己所处的环境而转换的睡眠模式,也换取了一个时代的成就。2019喜临门中国睡眠指数报告,第一次把7代人放到整个时代的角度,从宏观到微观,看到了7代人之所以有不同的“节律”的原因。

50后艰苦一代:睡得少照样睡得好。50后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一代,他们中的很多人,被称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们经历了各种磨难,推动了时代的巨变,也被时代所改变,他们是最勤奋坚忍的一代,他们遵循过去艰苦年代坚持下来的作息时间,数据显示,50后平均睡眠指数最高,虽然睡得少,但是睡得好,而不分工作日还是周末,50后都是“早睡侠”,有43%的50后睡在“甜美区”。

60后先富一代:工作生活两不误,午休成习惯,睡前爱泡脚。60后亲历了祖国从贫困到发展再到富足的巨变,他们的一生经历了快速变化的社会环境,年轻时赶上改革开放的春风,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红利,60后是中国社会很多领域的成就者,这里面不乏很多知名企业家,60后在奋斗中形成了很多好的习惯,例如,69.6%的60后坚持午休,50%的睡前有睡前泡脚的习惯,60后的睡眠技巧是让自己迅速的放松下来,从而实现“惬意”睡眠。

70后创业一代:醒也工作,梦也工作。70年代在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70后受传统文化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影响,大部分人注重理想,部分经历过贫穷时期,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不断改善生活状况、改变社会,属于比较务实、创造的群体,作为当今社会的中坚力量,70后中涌现出了很多新商业和新经济的缔造者,忙碌成为这代人的典型特征,而为更好的在工作上作出成绩,睡前看书“充电”不断的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也成为了常态,因此,他们的睡眠也不那么乐观。

80后拼搏一代:强压下的睡眠。80后是指国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后所出生的一代人,同时成人时赶上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期,80后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相对上一代人来说更加富足,并且接受到较好的素质教育,但是,80后结婚买房的时候,赶上了房价上涨的时代,如今的80后面临着买房难买车难看病难和上有老下有小的经济压力,在严峻的生活压力下,80后成为了最易失眠的一代,48.8%的80后每周失眠1-2次,而82.2%的80后表示,白天经常有精力不足的情况出现。

90后个性一代:夜就是越熬越美。90后从出生开始,生活环境相对前几代优越许多,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大部分的90后都是独生子女,因此更加追求个性和自我,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一代,他们接收信息的途径和信息量也非以往可比,这也让90后经不住外面世界的绚烂多彩的诱惑,根本“舍不得睡”,平均在23:50入睡,越熬夜越美丽,90后的熬夜神器,“手机”首当其冲,刷朋友圈、刷短视频、社交、游戏电商成就了很多互联网时代的“睡前经济”。

00后多元一代:学习压力与“玩乐”的矛盾。身为千禧宝宝,00后出生于“421”结构下的家庭,从小备受疼爱,他们享受到了全球化、移动互联网的复合红利,00后当前大部分处于初高中时期,部分“00后”已经成为大学新生主角,正是学习和发展世界观的重要阶段。因此,00后是多元化的一代,其核心焦虑来自于其需要承受很多学习的压力,而48.9%的00后也开始失眠,核心原因则来自于情绪和学习压力,更值得关注的是,手机也开始抢占00后的睡眠,在入睡前和起床后,00后都与手机相伴,可谓是“少年也识愁滋味,辗转反侧难入睡”。

05后和10后:被束缚的一代:叫得醒的身体,叫不醒的精神。05后和10后在这7代人中是睡眠时间最长的一代,当然,他们如此长的睡眠时间,要归功于大多数都处于80后部分处于70后阶段的父母。作为他们的父母,对于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视,而每天134分钟的做作业平均时长,不仅成为05后和10后突出的睡前场景,更影响到了这些“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父母”,数据显示,“带娃父母”通常会在孩子入睡后两小时才入睡,焦虑的父母则在这2小时时间内,用来刷微博、短视频、购物等,56.7%的父母认为孩子的睡眠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己的睡眠。

从7代人的睡眠指数的特征来看,人们睡得好不好,已不再受到单一因素的影响,一方面,成长的轨迹、时代的烙印、社会的变迁,在影响着国人的作息时间从而影响着睡眠;另外一方面,当前面临的工作、生活的压力也在影响着不同代际的睡眠,这些压力导致的焦虑让很多人越来越“难眠”。再者,很多新的睡眠干扰因素在涌现,例如,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给国人方便的同时,也在抢占着人们的睡眠时间和空间,让人们产生了新的“科技依赖”。

从这个角度来说,70年后的“睡眠科学”的范畴,已经从医学、健康跨越到了社会心理学、科技等领域,我们需要用更加立体的视角来看待睡眠问题,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国人难眠背后有何隐因?“拯救睡眠”该从哪里入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眠之夜”,大家都在寻找各自的诱因和解决方案,因为“睡不好”对于人们情绪和工作的伤害更大。而据2019年喜临门睡眠指数的数据显示,有1/5的人经常失眠,在80后人群中,这个比例更高,达到了一半,有53.1%的国人表示因为睡不好白天容易感到疲劳,49.2%的人容易产生记忆力减退,45.7%的容易注意力不集中,久而久之,睡眠不仅给身体带来不良影响,也将影响到工作。

以美国为例,据美国《时代》周刊2017年8月的数据,由于上班族睡眠不足以及睡眠质量差的原因,导致美国每年有约41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兰德欧洲公司预计,与健康的睡眠者相比,每天睡眠时间不足六小时的员工平均生产力会下降2.4个百分点。中国尽管没有人计算睡眠问题导致的损失,但是,睡眠产业覆盖的范围变得越来越广,成为一个几乎全民参与的新兴产业。

3月15日,由中国睡眠联盟、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睡眠产业分会主办的“2019中国睡眠大会”在北京举办,这次会议主题为“好好睡眠,青春不老”,睡眠产业协会执行会长,大会组委会主任汪光亮向全社会呼吁:关注青少年睡眠健康,就是关注祖国未来,愿每位追梦人从今天开始,放下手机,睡个好觉。在会上,院士、国医大师从各个角度阐述了“睡眠健康”,专家们先后的报告指出,心脑血管疾病、脊椎病、心理疾病、癌症等等都和睡眠问题高度相关,“睡眠”也将成为“整合医学”在研究的范畴。

同样,在今年的喜临门睡眠指数的结果发现,有35.9%的国人因长期睡不好导致“脊椎不适”,当更多的人辗转反侧的同时,“脊椎问题”也逐步浮出水面,国人颈椎、腰椎的问题正在日益突出,而通过数据的拟合分析发现,睡眠指数越低,脊椎的问题越严重,54.0%的失眠人群都存在脊椎问题,其中,49.2%的出现了后背酸痛,47.6%的出现了颈肩酸胀疼痛,45.8%出现了头昏脑涨的症状。

而追溯根源,主动或被动的习惯,正在悄然改变着国人的脊椎。长时间静坐成为引起颈腰椎健康问题的主要原因,不良坐姿、久坐,女生穿高跟鞋等都加重了脊椎的负担,丰富的夜生活更是侵占了脊椎难得的休息时间。有数据表明,人在不同情况下,脊椎所承受的压力不同,站立所承受的100%压力,在卧位时只承载25%的压力,因此,晚上睡眠也成为了脊椎放松的一个最佳契机。

但是,这个问题显然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脊椎的保护是一个需要从日常生活习惯开始去改变的行为,而更多的人发现脊椎问题严重的时候,已经成为“疾病”的范畴,远远不是靠日常的举动所能改变的了。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人们的睡眠健康意识却在提高。国人开始主动尝试各种方法来缓解睡眠障碍,数据显示,有51.3%的人选择听舒缓音乐助眠,44.6%的人采取运动的方式助眠,而有36.6%的国人,则会通过更换寝具的方式来缓解睡眠障碍

对于通过更换寝具来改善睡眠的人来说,寝具尤其是床垫能否起到“护脊”的效果,就成为这国人较为关注的问题,尤其面临脊椎问题困扰更多的70后和80后,对床垫的期待是既能帮助入眠减压,又能解压,又能贴合身体曲线保护脊椎。

喜临门总裁杨刚表示,好睡眠是由生理和心理两部分共同构成的,而生理的关键就是脊椎,他谈到,作为睡眠指数的持续发布者,喜临门也将企业的发展战略从“科学睡眠”聚焦到“保护脊椎”这一消费者核心诉求之上,将“保护脊椎的床垫”作为喜临门新的品牌战略进行实施,而在指数发布会上,一项覆盖13城市“保护脊椎计划”也正式启动。

当越来越多的人都在思考如何“拯救睡眠”的时候,床垫以及所延展的“睡眠经济”可以说正在蓄势待发,但是,“保护脊椎”仅仅是睡眠的一个切口,围绕人们因为工作生活节奏的打乱而形成的“社会时差“和“新睡眠节律”,未来这个产业的想象空间还很大,杨刚认为,床垫今天不仅具有家居属性,也具有了健康属性,而在未来,健康属性的需求会更大,这是整个行业都值得一起去做的事,喜临门希望有更多的同行和伙伴加入一起去跑。

3月21日,我们迎来第19个世界睡眠日,站在建国70年的当口,通过这7代人的睡眠盘点呈现出来的睡眠问题和需求,作为占据人们1/3时间的睡眠,整个产业如何从时间、空间、场景、服务、技术等维度提供新的解决方案,成为健康中国战略下“新睡眠经济”的领跑者?这或许也将成为以喜临门为代表的企业,下一步的着力点,一场致力于改善不同人群睡眠的新商业竞争大幕正在拉开。